800小说网 > 虎警 > 第五百节二八节 内情

第五百节二八节 内情

800小说网 www.800txt.org,最快更新虎警 !

    “可我就不明白了,你为什么明知山有虎,还偏向虎山行?”

    江静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做梦都没想到虎平涛会站在肖柏生那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们是警察啊!”江静不干了,她用力跺着脚,气急败坏指着虎平涛发出尖叫。

    “我报警就是为了让你们帮忙解决问题,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车。我有驾照和行车证。我的车被他们弄坏了,你还帮着他们……你,你到底是不是警察啊?我看简直跟土匪差不多!”

    江静快被气昏了,口不择言,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虎平涛的目光瞬间变冷————他对“警匪一家”之类的话有种超人对氪石般的强烈排斥。

    江静这话已经触到了他的底线。

    其实虎平涛没想过要和稀泥。这事儿的责任明摆着,双方各一半。江静随便停车的确存在一定的责任,可作为施工方,虽然肖柏生知道现在也没有表态,但只要不是傻瓜,谁都知道这事儿跟他有关。

    就算肖柏生代表建筑施工方这边,再拒绝停车这事儿上有一定道理。可就算是天大的道理,也必须老老实实服从法律的约束。

    虎平涛原本是这么想的:让江静给工地方面道个歉,不用针对具体个人,因为这事不能有针对的个体,否则就没法办了。

    事情明摆着,就算不是肖柏生干的,他至少也是责任人之一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虎平涛就留了一下————这条街上没有监控,所以明知是工地上的人对江静的车做了手脚,却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反过来,肖柏生代表施工方,派两个工人给江静随便洗洗车。趁着现在水泥没干,尽快擦洗,一切都来得及。

    江静没看到究竟是谁在她车上泼的水泥!

    肖柏生也没有承认这事与施工方有关。

    既然大家都不承认,那就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总之,双方各打五十大板,互相取得理解,这事儿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江静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部队,竟然说虎平涛像土匪。

    都被人指着鼻子被人骂了,我为什么还要帮你?

    虎平涛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江静,淡淡地发出讥讽:“你随便乱停车,别说是土匪了,我看你跟路霸也没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江静又气又急:“你说什么?有胆子你再说一遍,我现在就投诉你!”

    虎平涛冷笑道:“你凭什么投诉我?我告诉你,你今天打一一零报警,案子根本不是你当初跟我说的那样。其中有很多假话。我早就看出来了,你就是个撒谎的骗子!”

    江静想也不想就张口怒问:“你骗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虎平涛语气冰冷:“你说你上午去文苑路社区办事。你说说,你几点钟到的社区?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江静忽然变得有些犹豫:“……十点二十……不,应该是十一点四十多,快十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继续问:“你去社区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江静很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:“你管得着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管!”虎平涛坦言:“我们解决纠纷,肯定要了解真实情况。当然,你可以选择不说,那我们只能把双方访谈记录传给指挥中心,上级机关会根据案情记录,与你所在的单位联系。”

    江静有些急了:“你凭什么要找我单位?这是我的事情,跟单位上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发出不屑的冷笑:“小孩子犯了错,就找监护人;老人犯了错,就找他们的子女;猫狗宠物犯了错,找它们的主人;职工员工犯了错,就找单位领导……你已经是成年了人,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?”

    江静很聪明,她知道在这方面说不过虎平涛,于是直接把话题锁定,她跺着脚,满面委屈地叫道:“现在是我的车被弄脏了,我才是受害者啊!”

    虎平涛丝毫没有被她迷惑,死死咬定之前的话题:“你给我说实话,今天你为什么要去文苑路社区,到底要办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江静也不好改口,只能坚持之前的说法:“我去社区给我妈办医保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侧身看了一眼正用执法记录仪拍摄的崔文,然后把视线转移到江静身上,问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江静沉默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虎平涛转过头问崔文:“录下来了?”

    崔文点头回答:“录了。”

    虎平涛放心的把头转过来,对江静说:“我真搞不懂你这人究竟是怎么想的。面对面的就这样谈,你都要撒谎。”

    江静心中一紧:“我……我没撒谎啊!你到底在说什么啊?”

    虎平涛拿出手机,点开微信对话记录,边忙边说:“文苑路社区主任跟我很熟。之前你说你在那边找不到位置停车的时候,我就觉得很奇怪,我们派出所与社区之间经常有来往,文苑社区我去过很多次,从来就没觉得停车难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直接把车开进社区大院肯定不行,但只要问下在路边指挥的交警,以及社区停车场守门的保安,都会告诉你附近有两个大型地下停车场。”

    “停车肯定是就近啊!你说你去文苑社区找不到位置,一直开到这里才有空位。你自己算算,前后光直线距离就超过一公里,有必要跑这么远吗?”

    江静心里有点儿慌了。可她仍然嘴硬,就是不改口:“我开着车不方便问人,我也没看见路边有停车场标志。我只能顺着公里往前开,一直开到这儿才找到车位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这个份上,连肖柏生都听不下去了。他站出来,高声斥责:“这一带有三个楼盘,还有两块市政公共绿地一起施工。中间留下马路连接两边,为了避免给过往车辆和行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烦,所有交通道口都安装了临时警示标志。有停车场,有路标,还有简单的地块结构图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你一路开车过来没看见……你骗谁啊?”

    江静满面涨红,就算有心想要开口,可事情到了现在,已经来不及了,只能死硬到底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没看见,这又怎么了?哪条法律规定路标插在路边,我往那儿过了就必须看见?”

    女人……尤其是女司机,在“开车”这件事情上,有着无法用正常逻辑和道德框架对她们进行约束的强悍刺点。

    “你先等等。”虎平涛找出微信谈话记录,将手机冲着江静晃了一下:“我之前问过那边的社区主任,他说今天社区上有活动,各部门除了值班人员,所有对外窗口暂停服务。”

    江静做梦都没想到他竟然给自己来了这么一招,顿时张着嘴,瞪大双眼,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虎平涛起初没想过要找文苑社区主任进行查证。因为就事论事,为了“停车”这么点儿芝麻绿豆大的事情托关系,根本划不来,也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除了医生,天底下最具特殊思维的人大概就是警察,尤其是像虎平涛这种有着丰富经验的派出所民警。

    起初听江静说之所以把车停这儿原因的时候,他就觉得有些不太劲儿。

    一公里多可不远。除了慢跑、暴走、健身,还有就是闲着没事到处遛弯,没人愿意走这么远的路。

    当然,吃多了撑的那种不算。

    江静脚上那双鞋可不便宜,百丽的,鞋跟八分公以上。酒红色,漆皮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条短裙,未过膝盖的那种,但绝对不能算是暴露。

    上身是一件黑色缎面衬衫,打扮入时。

    再就是她脸上的妆容。

    虎平涛与苏小琳在一起之后,很多女人方面的事情从陌生到熟悉。比如清洁面部和化妆的基本程序,如何描眉,美宝莲与雅诗兰黛之间的区别,香奈儿与路易威登更适合在哪种交际场合……

    一句话,江静这身打扮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出来办事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不排除有些女的喜欢穿高跟打扮漂亮,花大量时间在马路上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女儿穿着高跟鞋对男人具有无比强悍的视觉杀伤力。

    高跟鞋对女人的足踝与足弓同样具有压制效果。路途短点儿,办公室里踱几个来回,这都不算事儿。可如果在马路上单程走上一公里多,而且还是顶着大太阳,气象预报二十八度,实际地面温度超过三十五摄氏度……可想而知,那绝对是一种挥汗如雨,自虐,自虐,还是自虐而且达到顶点的煞笔行为。

    江静是传说中的无脑煞笔吗?

    看起来好像不是。

    那么剩下的答案只有一个————她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停车,肯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虎平涛盯着她,讥讽地笑道:“文苑社区那边今天没人上班,呵呵,别跟我说你在社区门口等了一整天,现在才想着要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话把江静呛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她有苦自知。

    其实今天之所以过来,根本不是去文苑社区办事,那是她随口编造的托辞。

    有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中午约饭,地位位于这条街走出去,穿过正对面的小巷就是。距离总长大约三百米。

    饭店是朋友开的,同时还约了七、八个熟人,刚好凑成一桌。

    朋友之前就特别交代江静:我这里位置有点儿偏,不好停车。如果你开车过来,只能把车挺到靠近文苑社区那边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江静在企业里上班,经常在外面跑业务。她对这一带很熟,对比下来,江静觉得把车停在凌角街正合适。反正走出去只要几分钟就到朋友的饭店,用不着去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一来那里比这儿远。

    二来嘛,把车停在地下车场还是挺麻烦的。那里空间大,还分区,不同的电梯对应不同的区位。如果走偏了,光找车就得花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最后一条理由,就是停车费。

    之前电话约饭的时候,朋友跟江静说好了————今天出来玩一天,中午在店里吃饭,吃完在店里后院打麻将。晚饭还是在店里吃,夜里的节目是去附近的KTV。说好了不用江静花钱,所有费用朋友一个人全包。

    毕竟是开饭馆的老板,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有人买单,江静肯定是挺高兴的,如果今天这么玩一阵天,一分钱都不用给,她更高兴。

    关键是停车问题,

    地下停车场虽然安全,可一天下来至少得几十块钱。

    江静虽然不缺钱,然而在钱的问题上,她总是能抠就抠,能省则省。

    她知道凌角街那边来往行人少,周边全是工地,可越是这样,江静就认为把车停在那里越安全。

    她的思维有些异于常人,却也有几分道理————人少的地方安全,自然就没有管理员收停车费。

    开车来到凌角街,特意选了这个位置。

    这里有长达十多米的一段没有蓝色金属挡板,虽然工地围墙占用了部分人行道,却仍然有部分空间。

    马路上有一段破损的街沿石,江静从那里把车开上人行道。这样一来,车身有一半占据着马路,留出的路面也很宽。

    没等她把车子挺稳,发动机还没有熄火,就有两个工人过来劝阻,说是工地经常有大车出入,你在这儿停车挡着大型器械不方便。

    江静打心眼里瞧不起这些农民工。

    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全是泥,一套衣服恐怕要穿一整年。隔着一米的远,就能闻到从对方身上散发的浓烈体味。

    凭什么不让停?

    这是你家的路啊?

    江静当时压根儿没有要与对方沟通的想法,她觉得这个工人就是没事找事,故意为难自己。于是她根本不听劝,拿起包,关上车门,用钥匙锁上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工人一看就急了,心里也有些火,告诉她:如果你执意不听,非要把车子停在这里,那到时候出了事情不要找我们的麻烦,你自己负责。

    负责?

    这在江静听来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。我的车我做主,你能把我怎么样?

    现在回过头想想,那个工人当时就是威胁自己。那么宽的路面,足够两辆车并排通过。我都靠边了,半个车身停在人行道上,哪怕再大的重型机械都足够通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指着肖柏生破口大骂:“你们就是故意整我!”